化妆吴林生:坚守在生命终点站的遗体整容化妆

 提示:点击图片可以放大

  (记者 孙宗顺 高安娜)20年前,他还是刚退伍从事保安工作不久的毛头小伙;20年后,他成为烟台市目前殡仪行业一线唯一的一位国家二级遗体整容化妆师。常年坚守在生命的终点站,他怀着一颗尊重逝者、敬畏生命之心,让支离破碎的遗体得以完整,让逝者更体面地离开,给家属带来安慰。他是吴林生,一位让生命更“体面’的遗体整容化妆师

  1998年,退伍后的吴林生进入当时烟台市保安服务总公司,被委派至烟台殡仪馆负责安保工作。机缘巧合下,工作第二年,一次事故中,他参与协助遗体接运。从那之后,吴林生辞去保安工作,被调入殡仪馆业务科负责遗体告别、化妆、火化工作

  “当时几乎没有哪个学校开设遗体整容、化妆之类的课程,都是老师傅传帮带,手把手教学,清理面部、理发、刮脸、整容、化妆等。”吴林生说,“第一次,我的热手透过橡胶手套接触到冰冷的遗体,支离破碎,冲击力特别大,哪怕是我当过兵心理承受能力强一些,可那份紧张感几乎让我恐惧。”

  吴林生接触的遗体多为非自然死亡,在车祸、坠楼或事故中丧生。进入业务科室第二年,吴林生经历了入行后冲击最大的一次任务。“当时一个人被火车撞了,身体支离破碎,其中头皮与头盖骨完全分离。接运遗体时重要工作就是收集遗体碎片,清理干净不能有遗漏。同事抬着遗体,我拿着头皮,对我冲击特别大,回来后犯恶心,近2个月时间吃不下饭。”吴林生说

  为了尊重生命、宽慰逝者家属,殡仪服务工作细节众多,吴林生和同事将每一个细节牢记于心,保证了20年来服务零事故。“哪怕是搬运途中稍微磕碰了一下,那都是事故,再小的细节我们也都注意到了。”吴林生说

  日常工作中,吴林生每天都会回忆一天的工作,做到反思不足、完善细节。日积月累,吴林生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工作思路。“这一行要求我们对卫生、整形、内科、骨科都要涉猎,如果遇到突发事故,我会先拟定遗体整容化妆方案,看到遗体情况后基本心里就有数了。”吴林生说

  多年前,吴林生和同事前往一个小区接运遗体,未曾想却是难度最高的一次。吴林生说:“逝者在家去世时间较长,因为家里是封闭的,一开门全是腐臭味,遗体高度腐败,皮肤全黑,长满蛆虫,看了一眼后头皮直发麻。那时候防护装备简陋,我们就将白毛巾用高度白酒打湿,捂好口鼻后进去搬运。还要尽快搬运,防止打扰附近住户,下楼途中要快还要稳,对我们的工作挑战特别大。”

  吴林生现在是烟台市唯一一位坚守在一线的国家二级遗体整容化妆师,承担了全市约80%的重大事故中的遗体整容化妆任务。连续从事该职业多年,吴林生认为“这考验一个人的责任心!”

  对于工作,吴林生说:“我打心底尊重逝者,逝者离去,尽最大努力,让支离破碎的遗体完整,最起码给活着的人极大的宽慰。”

  对于家庭,下班后的吴林生并不会像普通人一样与亲朋随意交流。“只字不提,防止家人害怕。回家后听老婆、孩子说的事,多和他们交流,心思频率要和他们在一起。有时间我常跟家人去爬山、看海,远离喧嚣、嘈杂的环境去放空自己,释放压力。”吴林生说

  见惯了生离死别,吴林生对生命的感悟也流露在生活的点滴中,他说:“我喜欢养花,但都是四季常绿的,我乐于见到生命的欣欣向荣。人不管年老年少、贫穷或富有,人活着要对生命特别看重,有了生命才有活力,让生活生机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