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吗说什么“要上报

 提示:点击图片可以放大

  道具:两张桌子、四只凳子、化装盒(或包)、睫毛膏、镜子、化妆棉、一台笔记本电脑、薯片、黑框眼镜、免检宿舍奖状、水杯、直板式夹发器、固体胶、作业本

  美丽坐在宿舍的桌子前拿着面镜子,仔细地一遍一遍刷着睫毛膏,而且不时地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做类似于抛媚眼的动作。

  小优虽然架着眼镜,但是眼睛与书本的距离仍然很低,不停地在草稿纸上演算,她的周围是堆砌得很高的书本。

  可可盯着笔记本的屏幕,抱着包薯片,边吃边看,还不时地笑笑,抑或敲打上几个字。)

  飞儿(手里拿着张免检宿舍的奖状,很兴奋地推开宿舍的门,“嘭”地一声打破了宿舍原有的宁静):亲爱的们,看我拿什么回来了!

  美丽(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着了,手抖了一下,不小心把睫毛膏涂到上眼皮上,不乐意地嘟嚷):我的室长大人啊,难道是哪个不睁眼家伙给你递情书了吗?这么激动,害得我都把睫毛膏涂到眼皮上去了。唉………(说完,又自顾自地清理眼睛)

  飞儿:你们,用得着这么损我吗?哼!(有点气恼地别过头去,剩下美丽和可可偷着乐)

  小优(从厚厚的书本堆里挣扎出来,推推眼镜,迷惘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将目光锁定在飞儿的身上):室长大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飞儿(又恢复活力扬了扬手中的奖状):亲爱的们,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看,免检宿舍的奖状。

  (大家听了都很高兴,纷纷离开座位涌到飞儿的身边,对奖状又看又摸地,还不时地讨论着,笑着)

  飞儿:在刚刚的室长会议上,宿管大妈夸奖了我们宿舍,说我们的卫生搞得很好,宿舍里很整洁,还是整个楼层的模范宿舍呢!

  (可可、美丽、拿着奖状在门上比画着,小优手拿固体胶站在一边看她们。飞儿笑着转身拿起水杯,边喝水边看室友们忙碌,当她将水杯放下的时候,眼角瞟到放在桌上的直板式夹发器。)

  美丽(走到飞面前,挽起她的胳膊):我的室长大人,别这么严肃好不好(举起手发誓)我保证不会被宿管大妈给逮着。

  飞儿:刚刚大妈有讲,学校现在对违章电器很感冒,抓的力度很大,处罚也很严重,一旦被查出来不仅有处分,而且处分会贴到每幢宿舍楼里。

  飞儿:这不仅仅是丢人的问题。如果你这个夹板被查出来,我们的免检宿舍就会被取消,也就是说一分的学分就得跟我们say goodbye了。

  美丽:那这样我就不怕了,既然我被处分大妈也会不好过,那她自然就不会把我报上去喽!

  飞儿:你要知道,并不是本楼栋的大妈来搜查违章电器,而是其他楼栋的大妈过来,你觉得你还有逃脱处分的可能吗?

  飞儿:难道你们忘了楼梯边上的电表了吗?那又不是摆好看的,违章电器的功率大,电表转的也快。

  美丽(索性趴在桌子上哭起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人家的头发如果不夹的话会变得很丑的,没办法出门了……

  可可:室长大人,你就让她用吧,难道你忘了每次她只要一伤心就会联想起以前的不开心,于是越哭越伤心,越伤心越哭。

  小优:对于一个可以将小的时候被狗咬的事情拿出来哭的人,你又何必惹她落泪呢?

  飞儿(双手做了个“停”的动作):stop!简直败给你们了。好吧美丽,你可以继续夹你的头发,但是你得给我保证不会被抓到。

  (可可在笔记本电脑面前卖力地敲打着,小优仍然在她的书本中,飞儿也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功课。美丽对着镜子,在用直板式夹发器仔细地一缕一缕夹着。突然传来敲门声。大家警惕地看向门。)

  (可可连忙把直板式夹发器的插头给拔了下来,美丽接着把直板式夹发器放进桌洞了,然后示意飞儿开门)

  (宿管阿姨手拿记录本和笔,仔细地环视周围):你们的卫生搞得不错,要继续保持啊。

  (可可、美丽、小优齐齐地看向飞儿,飞儿紧张地回答):没有,阿姨,我们没有直板式夹发器。

  飞儿(可可、美丽、小优再次齐齐看向飞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紧张地辩解):也没有电热水捂。(转过头去,看到可可、美丽、小优正瞪着自己,又接着掩饰)额……..之类的…违章电器。

  (四人突然想到被美丽塞到桌洞里的直板式夹发器还是滚烫的,齐声):啊,糟了!

  美丽(赶紧打开桌洞,把直板式夹发器拿出来):怎么办?我的作业本被烫坏了。飞儿怎么办?

  宿管阿姨(拿着直板式夹发器数落):你刚刚不是说你们宿舍里没有违章电器吗?这是什么?

  宿管阿姨:对不起就有用了吗?再三地叮嘱你们,千万不要用违章电器,千万不要用违章电器,用这些东西的危害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难道真的要到出事你们才知道害怕吗?(喘了口气)这是谁的?

  美丽(急得快哭了):阿姨,您就高抬贵手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飞儿:阿姨,如果报上去的话,不仅仅美丽要受到处分,我们、班主任还有您都不好过,是不是?

  宿管阿姨:你们这是什么认错态度?想得到挺美啊?是,把你们报上去,你们,你们班主任还有我都会受到处罚,正是因为问题的严重,牵扯的人才多,你们都不是三岁的小孩,这些道理又不是不知道。还免检宿舍呢,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被评出来的,我看门上的奖状早就应该撕下来了。

  飞儿:阿姨,使用违章电器是我们的不对,但是您不可以因为这个错误就抹杀我们先前的努力。

  小优:地板是我们用刷子,蘸着洗衣粉一下一下刷干净的,你有见过其他宿舍这样清洁地板吗?

  美丽:怎么办?大妈生气了,她一定会把我报上去的。(面向可可)都是你,干吗说什么“要上报,您就上报吧”,还“慢走,不送。”

  飞儿(及时出声制止):都别说了,本来错就在我们,大妈这么做也没有错,不怪她。

  飞儿(走到可可身边,用手把她的头扭过来):可可,我们都是离开家的孩子,在这个远离亲人的陌生城市里,除了同学、老师剩下的也就只有大妈对我们最好了。她来查房还不是怕我们不小心忽视了什么安全隐患?

  小优:你不记得有位家境不是很好的同学被骗走了生活费,不敢跟家里说,大妈带头捐钱,还开会动员我们帮助她了吗?

  美丽:还有一位同学生病了,也是大妈拜托一位开车送小孩到学校的家长将这位同学送去就诊的。

  展开全部女生宿舍的违章电器人物:飞儿(室长)、美丽、可可、小优、宿管阿姨道具:两张桌子、四只凳子、化装盒(或包)、睫毛膏、镜子、化妆棉、一台笔记本电脑、薯片、黑框眼镜、免检宿舍奖状、水杯、直板式夹发器、固体胶、作业本第一幕(宿舍里很安静。

  美丽坐在宿舍的桌子前拿着面镜子,仔细地一遍一遍刷着睫毛膏,而且不时地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做类似于抛媚眼的动作。

  小优虽然架着眼镜,但是眼睛与书本的距离仍然很低,不停地在草稿纸上演算,她的周围是堆砌得很高的书本。

  可可盯着笔记本的屏幕,抱着包薯片,边吃边看,还不时地笑笑,抑或敲打上几个字。)

  飞儿(手里拿着张免检宿舍的奖状,很兴奋地推开宿舍的门,“嘭”地一声打破了宿舍原有的宁静):亲爱的们,看我拿什么回来了!

  美丽(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着了,手抖了一下,不小心把睫毛膏涂到上眼皮上,不乐意地嘟嚷):我的室长大人啊,难道是哪个不睁眼家伙给你递情书了吗?这么激动,害得我都把睫毛膏涂到眼皮上去了。唉………(说完,又自顾自地清理眼睛)

  飞儿:你们,用得着这么损我吗?哼!(有点气恼地别过头去,剩下美丽和可可偷着乐)

  小优(从厚厚的书本堆里挣扎出来,推推眼镜,迷惘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将目光锁定在飞儿的身上):室长大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飞儿(又恢复活力扬了扬手中的奖状):亲爱的们,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看,免检宿舍的奖状。

  (大家听了都很高兴,纷纷离开座位涌到飞儿的身边,对奖状又看又摸地,还不时地讨论着,笑着)

  飞儿:在刚刚的室长会议上,宿管大妈夸奖了我们宿舍,说我们的卫生搞得很好,宿舍里很整洁,还是整个楼层的模范宿舍呢!

  (可可、美丽、拿着奖状在门上比画着,小优手拿固体胶站在一边看她们。飞儿笑着转身拿起水杯,边喝水边看室友们忙碌,当她将水杯放下的时候,眼角瞟到放在桌上的直板式夹发器。)

  美丽(走到飞面前,挽起她的胳膊):我的室长大人,别这么严肃好不好(举起手发誓)我保证不会被宿管大妈给逮着。

  飞儿:刚刚大妈有讲,学校现在对违章电器很感冒,抓的力度很大,处罚也很严重,一旦被查出来不仅有处分,而且处分会贴到每幢宿舍楼里。

  飞儿:这不仅仅是丢人的问题。如果你这个夹板被查出来,我们的免检宿舍就会被取消,也就是说一分的学分就得跟我们say goodbye了。

  美丽:那这样我就不怕了,既然我被处分大妈也会不好过,那她自然就不会把我报上去喽!

  飞儿:你要知道,并不是本楼栋的大妈来搜查违章电器,而是其他楼栋的大妈过来,你觉得你还有逃脱处分的可能吗?

  飞儿:难道你们忘了楼梯边上的电表了吗?那又不是摆好看的,违章电器的功率大,电表转的也快。

  美丽(索性趴在桌子上哭起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人家的头发如果不夹的话会变得很丑的,没办法出门了……

  可可:室长大人,你就让她用吧,难道你忘了每次她只要一伤心就会联想起以前的不开心,于是越哭越伤心,越伤心越哭。

  小优:对于一个可以将小的时候被狗咬的事情拿出来哭的人,你又何必惹她落泪呢?

  飞儿(双手做了个“停”的动作):stop!简直败给你们了。好吧美丽,你可以继续夹你的头发,但是你得给我保证不会被抓到。

  (可可在笔记本电脑面前卖力地敲打着,小优仍然在她的书本中,飞儿也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功课。美丽对着镜子,在用直板式夹发器仔细地一缕一缕夹着。突然传来敲门声。大家警惕地看向门。)

  (可可连忙把直板式夹发器的插头给拔了下来,美丽接着把直板式夹发器放进桌洞了,然后示意飞儿开门)

  (宿管阿姨手拿记录本和笔,仔细地环视周围):你们的卫生搞得不错,要继续保持啊。

  (可可、美丽、小优齐齐地看向飞儿,飞儿紧张地回答):没有,阿姨,我们没有直板式夹发器。

  飞儿(可可、美丽、小优再次齐齐看向飞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紧张地辩解):也没有电热水捂。(转过头去,看到可可、美丽、小优正瞪着自己,又接着掩饰)额……..之类的…违章电器。

  (四人突然想到被美丽塞到桌洞里的直板式夹发器还是滚烫的,齐声):啊,糟了!

  美丽(赶紧打开桌洞,把直板式夹发器拿出来):怎么办?我的作业本被烫坏了。飞儿怎么办?

  宿管阿姨(拿着直板式夹发器数落):你刚刚不是说你们宿舍里没有违章电器吗?这是什么?

  宿管阿姨:对不起就有用了吗?再三地叮嘱你们,千万不要用违章电器,千万不要用违章电器,用这些东西的危害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难道真的要到出事你们才知道害怕吗?(喘了口气)这是谁的?

  美丽(急得快哭了):阿姨,您就高抬贵手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飞儿:阿姨,如果报上去的话,不仅仅美丽要受到处分,我们、班主任还有您都不好过,是不是?

  宿管阿姨:你们这是什么认错态度?想得到挺美啊?是,把你们报上去,你们,你们班主任还有我都会受到处罚,正是因为问题的严重,牵扯的人才多,你们都不是三岁的小孩,这些道理又不是不知道。还免检宿舍呢,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被评出来的,我看门上的奖状早就应该撕下来了。

  飞儿:阿姨,使用违章电器是我们的不对,但是您不可以因为这个错误就抹杀我们先前的努力。

  小优:地板是我们用刷子,蘸着洗衣粉一下一下刷干净的,你有见过其他宿舍这样清洁地板吗?

  美丽:怎么办?大妈生气了,她一定会把我报上去的。(面向可可)都是你,干吗说什么“要上报,您就上报吧”,还“慢走,不送。”

  飞儿(及时出声制止):都别说了,本来错就在我们,大妈这么做也没有错,不怪她。

  飞儿(走到可可身边,用手把她的头扭过来):可可,我们都是离开家的孩子,在这个远离亲人的陌生城市里,除了同学、老师剩下的也就只有大妈对我们最好了。她来查房还不是怕我们不小心忽视了什么安全隐患?

  小优:你不记得有位家境不是很好的同学被骗走了生活费,不敢跟家里说,大妈带头捐钱,还开会动员我们帮助她了吗?

  美丽:还有一位同学生病了,也是大妈拜托一位开车送小孩到学校的家长将这位同学送去就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