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完善搜索即使你(用户)不太了解你想要什么

 定制案例     |      2018-08-20 16:56

  凤凰科技讯(作者/朱旭冬)3月29日消息,今天Google 翻译更新了新的移动翻译应用,对中国用户来说,最大的变化是可以使用在线翻译了。过去中国大陆用户无法正常使用Google 的移动翻译应用,但其网页版一直可以使用。

  提起人工智能,人们现在印象最深的大事件可能还是AlphaGo 战胜李世石。但是在Google,人工智能的另一大应用是翻译。Google 的翻译产品(包括网站以及手机应用)已经用上了基于神经网络的算法,极大提升了翻译的准确度。

  在功能上,目前Google 的移动翻译应用除了支持常规的文字翻译之外,还支持相机取景翻译和语音翻译。其中相机取景翻译,Google 会直接将翻译之后的文字,配在底色上,看起来就像把原来的文字替换了一样。

  Google 的语音翻译可以帮助使用不同语言的人实现对话。一方话音刚落,Google 翻译就会说出翻译之后的话。至于Google 语音翻译到底有好用,看看下面这位不会一句中文的NPR 的记者Aarti Shahani不久前在中国寻找美甲店的经历,你就知道了。

  强大的翻译软件一位美国记者在中国的两次美甲体验

  前段时间我出差去中国。到了那儿之后决定修个脚。但搜索起修脚店却成了麻烦事儿这么尖端翻译技术,却存在关键词丢失的问题。

  谷歌和百度(通常被称为中国的谷歌)早就上线了语音翻译应用程序。你对它们说话,它们辨别,然后翻译成你选择的语言。它们以书面形式,在屏幕上显示文字;并且在你说完后,通过扬声器大声地翻译成你要的语言给你听。

  这些机器人翻译可以从根本上改变你在外国的体验至少这是我经历的事情。虽然这开头并不怎么如意。

  当时是郑州晚上10点,我有点发烧。因为连续几天,我一直在旅行赶路。地图显示说酒店四公里外有一个24小时修脚店。

  酒店的礼宾服务人员让我乘出租车过去。我拿出了我的百度翻译,我问它:“司机会用计价器吗? 因为我不想因为我想快点到目的地而被多要价。但翻译程序似乎不太明白。它挂掉了。

  司机把我放在了闹市的角落,但是我没看到修脚店。我看不懂大楼上的数字因为都是用中文写的。然后我走进一家商店把地址和手机拿给一位女士看。奇迹发生了。

  太令人兴奋了。说出的方向竟如此具体,这是肢体语言表达不来的。我非常感谢她(无疑是万分感激),然后出发了。

  只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事实上,说是修脚沙龙,实际上是一个又脏又破的门脸,像一个破败酒吧。上了年纪的人们在那里花钱修脚工具是外科手术刀。

  我还是决定试试。因为毕竟这是一个原汁原味的本土体验。麻烦的是,我的翻译应用程序不断崩溃。可能是网不太好,因为应用程序要互联网才能正常使用。

  我想问问服务我的女士一些服务上问题:比如一小时都包括哪些服务之类的? 她一遍又一遍地对翻译软件说话,但软件却一个句子也反馈不出来,只是在不断重复同一个关键词。

  钱!那位女士收了我88元(不到13美元)。 我就被安排到了一个破旧的人造皮革躺椅上,旁边还有用一个醉酒的人在不停地骂骂咧咧着,还把免费的绿茶碰到了地板上。

  麦克达夫休斯说:“这实际上反映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那就是翻译还有更多的东西要考虑,而不是简单的从一个字到另一个字。文化理解是在翻译中最难完全掌握的东西。”

  休斯是是谷歌的翻译主要负责人,主管的就是我在中国最常用的应用程序。我去过他在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办公室,事实证明,他对这应用程序比我还“更不满意”。

  休斯说,谷歌已经努力了将近二十年,以完善搜索即使你(用户)不太了解你想要什么或不会拼写你想要的词,谷歌能。休斯希望翻译工具能够做到这一点:不仅仅是对语法,语法和词义的定义,而是注意人的意图和文化的差异。

  “试想一下,如果除了将修脚(Pedicure)从英文翻译成中文之外,我们还向您展示一些中国修脚店的图片,这可能对你更有帮助。”他说。(凤凰科技注:Pedicure 可以翻译成“修脚”,但在美国这个词的意思更偏向“做趾甲”。)

  谷歌和百度用机器学习来强化他们的翻译技术。原则上它是这样工作的:你可以让一个人类语言学家规定从一种语言到另一种语言的所有规则。但是这将是乏味和无用的,并且很可能会由于语言结构不同翻译效果不佳。

  所以,这些公司已经从“机器翻译”转移到“行为识别“。他们采集大量的数据真正精准的翻译,并将其加载到他们的计算机。 通过算法分析数据,寻找规律。最终的翻译产品,不仅仅是一句话,而是整个想法和句子。

  百度翻译部门的主管吴华和赵世奇说,数据显示,出国旅游的中国公民比如在欧洲或美国他们用百度应用程序与当地人交谈。百度还开发了离线G或更好的网络连接不可用时,仍然可以使用翻译服务。

  趁我现在还没什么事情,我们赶紧来看看我在上海的故事寻找修脚店第二章。

  我在橱窗口发现了一个带有指甲油图片的商店,门上有英文的“修脚”字样。 感觉像是来对了。我进门并使用谷歌翻译应用程序来询问修脚师的名字。她告诉我她叫朱菊文(音译,Ju-wen Zu)。

  朱菊文很有耐心好奇心也很重,她愿意用这个神奇的新工具跟我说话。店里很安静,这有助于翻译应用程序的运行。她把我的脚放在水中,温度很合适,我们在沙龙聊天,感觉像回到了美国的美甲店一样。

  谈话中,我知道了朱菊文的父母是农民。她36岁,跟着她的大姐来到上海。在这儿遇到了她的丈夫,有一个十几岁的儿子。(有人听了我们的对话,并验证了翻译了准确性。)

  我问她,大城市的生活难不难。 她回答说:“外来人员在上海生活很困难,因为房价很贵。租金也很高。

  虽然政治领导人,如特朗普总统,谈论建立防护墙和封锁边界,技术却正在相反的方向飞速前进着,击倒了阻隔我们本质的墙壁:语言。技术正在使脚踏实地进行修脚外交。

  科技公司的数据显示,我的修脚师和我可以创造了某项世界纪录。谷歌会记录借助翻译应用的对话会多长,绝大多数也只是三到四个来往交流。百度的数据也说一般只有七到八次。